疫情加剧 纺织供应链受阻 东南亚纺企陷入生存泥潭

2021-08-26

越南日前正迎来最严重的一波新冠疫情,连续多日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超万例。截至23日14时,越南累积确诊病例34.8万例,累积死亡病例8277例。该国最大城市和经贸中心胡志明市成为“重灾区”,全市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7万例,占全国确诊病例的一半,累计死亡病例6071例,占全国死亡病例的73%,疫情形势异常严峻。
据悉,从23日零时起,胡志明市实行疫情爆发以来最为严格的“就地不动”防控隔离措施,从8月23日至9月6日实施全城“戒严”,除规定允许的31个特殊群体外,全体市民不得外出。全城近1000万民众的食物发放将全部由军队、警察和政府疫情防控队伍接手负责。

此前包括胡志明市在内的19城被“封锁”,已经对越南经济生产和供应链造成严重伤害,此次升级版防控措施,预计将对工厂生产和货物运输带来更严重的影响。
大量工厂停工
SEKO物流表示,越南只有不到30%的工厂维持着完整的生产计划。
越南纺织和服装协会称,近90%的行业供应链受到了封锁的严重影响,南部省份多达80%的服装和纺织企业完全停产。在北方,大约20%到30%的纺织和服装供应商已经停产。位于胡志明市的韩国商会估计其27%的会员企业已经停止生产。
而越南海产品出口商和生产商协会表示,南部地区只有30%的海产品企业仍在运营。此外,近年来,由于美国对中国产品征收的关税不断提高,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许多美国的制造商也受到了疫情的冲击。
据报道,上周五,阿迪达斯、蔻驰(Coach)、Gap、Hanesbrands、耐克、VF和安德玛等美国主要品牌的90位首席执行官签署了一封联名信,请愿美国总统乔•拜登加快对越南的疫苗援助。他们认为,迅速恢复越南工业将使在美国雇佣了300万员工的服装公司的供应链问题最小化。
越南纺织行业将遭遇“风浪”

据“越南网”报道,工人流失、订单流失、资本流失是南部制造业面临的三大危机。不稳定的疫情形势也使得不少国际投资者对越南业务采取观望态度。
另据越南纺织品协会(Vitas)数据,今年前7个月越南纺织品出口额达近230亿美元,同比增长50%以上,超过孟加拉国,排名仅次于中国位居世界第二。但7月以来,南方省市复杂的疫情开始蔓延,影响企业的生产和经营。

除担心疫情会影响供应链外,不断上涨的物流成本、集装箱严重短缺、许多海港出口货物拥堵的等都是直接影响纺织企业生产的障碍。

目前占越南纺织产品成本约9%的物流成本正在急剧上升。据VnDirect称,今年前6个月集装箱租赁价格翻了3倍。同时集装箱短缺影响ODM和OBM订单的业务,拖慢合作伙伴的交货进度。
此外运价上涨也将对采购价格构成下行压力。纺织加工企业多采用FOB出口,货物交运只受到很小的间接影响。但如果不能保证交货时间,则会影响与合作伙伴和客户的交货承诺。在这种情况下,除和合作伙伴重新协商交货时间,别无他法。

下半年纺织业的另一个难点是用工荒。Vitas预测,如果新冠疫情在8月底不能得到控制,工人人数预计只会达到60-65%。Vitas主席武德江表示:未来一段时间,劳动力资源短缺将非常严重。

目前不少纺织服装企业都在考虑选择从南到北调原辅料,以避免生产中断。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江先生表示,当企业承担额外的运输成本时,也不太乐观,给各品牌公司的交货时间也难以保证。

Vitas主席表示,在当前紧迫形势下,加快对包括在工业区和工业园纺织企业的生产区的众多工人进行疫苗接种是一个根本性问题。

面临诸多挑战,但纺织行业机遇依然存在,就是从竞争对手那里赢得市场。据VnDirect报告,印度、缅甸等许多被认为是越南纺织服装业“直接竞争对手”的国家也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使得服装厂目前只有50%产能。

来源:全球纺织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